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55677品特开奖结果表 > 犯规 >

景舟石瓢创作过程细节之初考

归档日期:07-19       文本归类:犯规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顾景舟一生致力于紫砂的研究和创作,穷尽毕生心血,为后世留下了丰富的文化财产。过去紫砂艺人通常被人称为“匠”,一则紫砂多数以商品面目出现于大众之日用,作为收藏却范围甚窄,二则紫砂艺人通常只专攻于砂艺的技巧,却忽视了壶外之工,这也就是为什么陈曼生镌、杨彭年等合作的砂壶被世人称之“曼生壶”,而砂壶本身的作者杨彭年等却退居其次的原因。而顾景舟先生从学艺之初始,就努力“悟道升华”,读经史、习诗文、交画友,极大地汲取中国广博文化之精髓,形成了自己的创作风格,将紫砂艺术这一古老传统手工艺演绎地淋漓尽致。

  五把石瓢究竟是什么样?景舟先生从十八岁学艺到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参与民国上海仿古浪潮,技艺突飞猛进,随后的十年,先生的技艺虽更加成熟,但仍只是同辈之中之“上品”,还没有达到一个质的飞跃和提高,这期间,有时还靠接下“省农民银行仿鼓壶”这样的批量之活,以为度日立业之用。直到抗战胜利后,景舟先生再返沪上,但这一次不是拜会古董商,而是广为结识了当时海派的一批著名书画家,这次的上海之旅不仅让景舟先生开阔了眼界、拓宽了思路,更激发了他的创作热情,十几年的学艺从业生涯第一次爆发出了绚烂的火花,这其中最典型的代表作就是和吴湖帆、江寒汀等合作的大石瓢壶。

  石瓢的镌刻者究竟是谁?大石瓢的制作者、书画者、受赠者均有明确定论,但这些壶的镌刻者究竟是谁却有着不同的看法。戴佐民先生是这样描述的:“画成,仍由戴相明交货船带送顾家,顾景舟镌刻自己的一把,余四把请其表弟陶刻好手谈尧坤镌刻。” 而我在和我的一位老师的聊天中谈到这段历史时,先生认为五把均为谈尧坤镌刻,其理由很简单,也就是说顾景舟时年正轻,而谈尧坤已在紫砂镌刻上小有心得,加之二人亲属关系(谈是顾的表弟),如此扛鼎之作,定邀力者为之,非谈莫属。但笔者经遍查典籍之后,却获得了下面一些信息:

  首先在戴佐民为戴相明之子,在《铁画轩的第二代传人――戴相明》一文虽然关于这段经历有详尽的描述,但其中与实际情况仍有些出入,例如文中“第五把壶上由江寒汀画鹧鸪一双相赠湖帆道兄”,而实际为画面为“寒雀一只”。因此笔者估计这段过程虽均得自于其父的口述,但由于时间久远,加之镌刻过程是回到鼎蜀后完成的,这些据当事人回忆所撰文章难免有所疏漏。

  所以我的看法很明确:尊重作者的观点,大石瓢壶上的镌刻确为景舟先生本人亲力之作。

  这背后是否还有些其它可能:例如这些镌刻是否是顾景舟在谈尧坤的指导下完成,或者原本流传的镌刻者为谈尧坤说法一度也是顾景舟先生自己的言论,因为那时谈尧坤镌刻上的名气确实大于顾本人。这些有趣的话题确实一言难尽,因为历史往往就是这么复杂。

  写到这里,笔者必须慎重说明:关于大石瓢壶创制过程中细节的一些探究均基于本人现有手头文字材料,特别有些图片模糊不清,加上主观推断,疏漏、错误成分在所难免,因此亦欢迎大家斧正,已达抛砖引玉,共究紫砂文化根源之目的。

本文链接:http://extramost.com/fangui/401.html